TEEPR原創
採訪報導
綜合報導
編譯
特稿

《小丑》作為今年最具話題性的電影之一,不只在上映前已經很受注目,上映後也引起了正負評兩派爭議。同樣探討社會的不公義、人民的貧富懸殊、社會底層人士的壓力,幾個月前上映的韓國電影《寄生上流》,卻實在比《小丑》優秀多了。

 
由於兩部電影的上映日期相近,題材也接近,觀看《小丑》的時候,筆者無法不想起《寄生上流》在表示社會慘劇方面有多細膩又鋒利,同時對比出《小丑》有多粗糙又流於表面。
廣告1

 

這次的電影主要描述主角亞瑟一步一步遭到苦難後成為小丑的過程,然而那些苦難卻很難讓人有共感。像是失控地笑的疾病、被患精神病的母親虐.待、老爸不認自己、女友是幻想出來等等,基本上就是盡全力把一個人的人生寫到最糟,可以多糟就有多糟,把世界上可以發生的悲劇都放到一個人身上,實在是寫得狗血又故意,過份刻意的醜化讓觀眾都難以代入。

 

廣告2

電影想要表達出因貧富懸殊而引起的仇富問題,然而故事太把重心放在亞瑟身上,幾乎沒有什麼篇幅描述人民的仇恨如何越積越多。導致最後的暴動發展得過急、太理想化,正是一個暴走的結局,主角暴走地把不喜歡的人都殺光光,人民暴走地把不喜歡的有錢人都殺光光,城市走向毀滅,然而救贖在哪裡,有錢人死光就會有希望?《小丑》沒有給出任何救贖的可能或方向,這個社會有病,所以大家一起病吧,沒有正義襯托的邪惡,沒有救贖的自我沉溺。

 

《小丑》預告片:

參考資料:《98YP 走吧影評》授權提供